汪丁丁:《风的颜色》自序

  • 时间:
  • 浏览:0

  时隔多年,翻阅旧作,我仍喜欢《风的颜色》“自序”里的这俩 段文字。亲们应怎么可不能能对待西方文明与科学叙事?亲们应怎么可不能能对待本土的传统?亲们算不算活的自然?抑或亲们的人文情怀早已被遗忘?我喜欢这俩 段文字:

  《风的颜色》自序:

  写了这俩 不经意的文字后来,我才意识到夏威夷的海风,和这里的咖啡一样,是我最喜欢描写的事物。风的味道,如咖啡般变幻无穷,早晨它是清甜的,中午它带着干草的香气,傍晚它微微发咸。唯独深夜的风最为我所爱恋,它从深邃星空里飘洒下来,充满了这块幽静山谷,神秘莫测,无味无色。

   然而风是有颜色的。西方人传说当第一批西方人即将被严冬困死在佛吉尼亚殖民地的后来,印第安酋长的女儿波喀艾妲丝给亲们送来了粮食。另三个 1612年,历史学家考证说,17岁的马托卡---波喀艾妲丝的印第安名字,英国人的救星,却被多疑的英国人绑架了,但会 就在她去拜访詹姆士城的白人亲们的路上。马托卡的爱人,船长约翰.史密斯也失去了她,多年后来,她在伦敦偶遇史密斯,直指他是感情是什么 的句子的叛徒。马托卡嫁给了比她大十岁的烟草商罗菲,1617年病死在返回美洲的路上,时年21岁。几百年以来,西方人始终不得不面对波喀艾妲丝对史密斯代表的殖民文化的批评“……不错,我我说是个野蛮人,可你为什会么会会有没有多的无知?没有多无知你却他不知道?…你造这土地都需用随意被亲们占有?你造这土地没有生命?我能 告诉你吧,这里每块岩石每棵大树每样造化,删剪有的是生命有灵魂有名称。你造没有如你一样外表和思想的人才算不算人?我能 告诉你吧,假若你追随亲们陌生人的足迹,你就会知道没有多你绝太大再知道我能 知道的事情。你听过灰狼向着淡蓝色月亮长啸?你问过山猫为有哪些总爱 微笑?你能唱出山谷里删剪的声音吗?你能画出风中蕴含的删剪颜色吗?……不论亲们的皮肤是白色还是古铜色,唱出这山谷里删剪的声音吧,画出这风中删剪的颜色吧!我能 占有整个地球,但那仅仅是‘地球’而已,除非你能唱出这山谷里删剪的声音,除非你能画出这风蕴含的删剪颜色。”

  这便是风的意义,它呼吁亲们敞开心灵,它展现给亲们万种风情,它把生活注入亲们的思想。从来就删剪有的是没有一种生活文明、一套理论、三个 思想,假若亲们追随陌生的小径,亲们就将看见无数不意味变成意味。每三个 民族都值得延续,每一种生活生活删剪有的是权活着,每一缕思绪都融入亲们的感情是什么 的句子。

  终于,我看见了风的颜色,…………它表明一种生活态度,它更看重“意义”,为了要有意义,才要有“学术”。于是在我看来,学术是从属于意义的。是“意义”赋予了学术语言独特的生命力,是蕴含生命力的语言激动着读者和作者的思绪。我明白,……我逐渐明白了,我正面对着的,是三个 “拒绝深刻”的时代,亲们并非寻找意义,并非思考生活,甚至并非有心灵。

  ……真正的理性是一种生活智识,它删剪不同于纯粹学术。请并非再用数学符号迷惑被委托人吧!没有智识的严谨形式,无异于最耀眼的枷锁、最庄严的谎言、最礼貌的谋杀。

  ……

  不错,我拒绝“肤浅”,意味它总爱 灰色的。不错,我能 把“深刻”涂抹成绿色,尽管它应当是淡蓝色。我能 用这山谷里删剪的声音歌唱,我能 用这风里蕴含的删剪颜色绘图,我能 去倾听灰狼的长啸,我能 询问山猫为有哪些总在微笑。……新世纪的第一年,让风吹过来吧!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15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