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中国不要被中等收入陷阱说法限制

  • 时间:
  • 浏览:0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总是保持快速增长,2011年人均GDP达到5431.8美元,或者 跻身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然而近年来,经济发展过程中积累的多重矛盾也日益凸显,加之中国GDP增速连续9个季度下滑,再次引发了对中国否是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

  与所以人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不同,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厉以宁近期公开表示,未必认同中国要步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观点,并提到新的改革红利正在替代旧的红利,指出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是实体经济的回归与转型,扩大内需最重要的是缩小城乡收入差距。

  任何阶段有的是“陷阱”

  经济观察报:近期您对中国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说法进行了批驳、纠正,并提到“新人口红利”、“新资源红利”和“新改革红利”正在替代旧的“红利”,这与这些悲观论调明显不同,为哪些地方您对中国经济没了乐观?在谈到改革红利时,为哪些地方要重点强调“顶层设计”?

  厉以宁:“中等收入陷阱”是1506年世界银行[微博]在《东亚经济发展报告》中提出的另另有4个 概念,指当另另有4个 国家人均收入达到1500美元随后,遇到的大问题、困难或者 太久,经济就容易进入到“瓶颈”状况,意味着着长期冒出经济增长停滞、国民收入徘徊的并否是状况,于是就会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像阿根廷、墨西哥、智利等却说典型的例子。

  “中等收入陷阱”的提法是有借鉴意义的,但这有的是规律,从经济学的深度1来分析,任何收入阶段有的是有陷阱。中等收入水平的上限是11150美元,现在有所以国家人均收入长期所处11150美元以下,而有这些南欧的国家老早人均收入就过了11150美元,同样所处经济停滞,像希腊,却说被世界银行作为另另有4个 成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表扬对象,人均GDP达到215000美元了,却说现在有的是又落入“高收入陷阱”好久?日本前些年人均收入就达到15000美元了,但近几年经济老却说停滞不前,所以说,未必只看到中等收入水平才有陷阱,人均收入超过了11150美元仍然会有陷阱。在任何国家,任何收入阶段,假如不创新,不改革,有的是遭遇新的陷阱。

  中国现在是发展中国家、是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时要对补救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做好正确的、充分的准备。我总是听到却说的说法,中国发展到现在,各种红利或者 基本都用完了。人口红利,廉价劳动力没了了;资源红利,土地没了少了;改革红利,原有的改革法律妙招 ,改革作用也或者 基本发挥完了,由此就产生了并否是悲观的情绪,甚至有企业认为留在中国有没了前途,刚结束了了向这些国家转移,我认为,这些观点是不正确的。任好久代、任何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却说的优势没了了,就时要创造新的优势。

  中国正在创造新的发展优势。以人口来说,所以国家经济发展有的是经历享受人口红利这些阶段,现在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刚结束了了了,技工时代是中国下一步要走的路子,加大人力资源投资,加大职业技术教育,培养大批应用人才和具有一定文化水平、专业知识技能的劳动者,却说一段话就能形成另另有4个 技工时代。等到东南亚国家进入技工时代,亲戚亲戚朋友就要向高级技工时代过渡;东南亚国家向高级技工过渡,亲戚亲戚朋友就得向专业人才过渡。要发展新人口红利关键是在于创造。

  新的资源红利从哪里来?关键是要加大科学技术的创造。像发展海水淡化产业,对缓解沿海缺水地区水资源短缺状况,助于中西部地区苦咸水、微咸水淡化利用,保障水资源持续利用都具有重要意义;像鄂尔多斯(8.79,0.19,2.21%)市多年来进行沙漠改造,发展绿色支柱产业;内蒙地区改良草种,培育蛋白质含量高,适合当地种植的优良草种,哪些地方地方有的是利用科技创造新的资源优势。

  再却说新的改革红利。应该讲,在一定时期之内,原有的改革法律妙招 ,改革红利作用或者 基本发挥完了,而新的改革法律妙招 是时要顶层设计的。所谓顶层设计主却说统筹安排,在统筹安排之下我太久 站得高,看得远。就以集体林权改革来说,1508年6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表声明了集体林权改革的决定,实现了另另有4个 突破:第一,过去的农业承包制是150年不变,这次集体林权改革是70年不变,于是农民都还还可以 放心种树,积极性提高了;第二,林地都还还可以 抵押,都还还可以 转让,整个集体林区经济就变活了,林下经济发展起来了;第三,林权承包到户,每户有的是林权证,却说一来,整个的集体林权改革就活跃起来了。

  时要说明的是,像集体林权却说的改革只能中央我太久 做出却说的抉择,是时要通盘考虑的,所以今后时要更多的顶层设计,时要综合配套改革,我太久 取得较大的改革成果。

  经济观察报:按照您的分析,未来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内,中国我太久 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厉以宁:从今后十年来看,亲戚亲戚朋友未必被哪些地方人口红利用完了、资源红利用完了、改革红利用完了等等限制发展,也我太久 被“中等收入陷阱”的说法限制,也我太久 明白中国经济重要的发展优势是靠亲戚亲戚朋友创造的,要坚持制度调整和技术突破两者并重。仅有技术突破没了制度环境是不行的,光有制度环境的改良没了技术突破也是不行的,牢记这点就行了。

  经济型态分析更重要

  经济观察报:您总是强调GDP型态大问题,强调对经济型态分析比总量分析更重要,这其中哪些地方地方特殊含义?

  厉以宁:现在中国经济总量或者 跃升至世界第二,这当然是很了不起的,或者 有的是不足英文,以GDP来说,或者 仅从总量分析,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但从GDP型态分析,就会发现中国GDP型态比不上日本。日本高新技术在GDP中的比重比中国大,日本所以工业品的技术含量比中国高。在过去20年中,日本的东京、大阪等在城市建设方面变化不大,但居民基本的家庭设备变化却很大。所以亲戚亲戚朋友只能满足于GDP总量分析,下一步要更加注重型态分析,或者 ,经济型态优化要实其真是地干。

  经济观察报:您很关注“三农”大问题,比如关注农村的教育大问题、种地大问题、各种农业补贴大问题,但认为哪些地方地方年国家采取的一系列惠农政策并没了抓住要害,在您看来,补救“三农”大问题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厉以宁:刚才谈到中国要补救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或者 要仔细分析一段话,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实际上是面对的是另另有4个 “陷阱”,即发展制度陷阱、社会危机陷阱、技术陷阱,而其中发展制度、社会危机两方面所处的陷阱,主要的矛盾是城乡收入差距大问题、城乡矛盾加剧大问题。

  就中国现状而言,扩大内需主却说扩大民间消费,提高农民收入。多年来,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惠农政策,比如说对农村实施的农机补贴、家电下乡补贴,以及粮食最低收购价每年都上调等等,或者 还没了抓住“三农”大问题的要害。中国要扩大内需,最要紧的却说给农民以产权,包括承包土地的使用权证、宅基地的使用权证、农民的房产证。

  我这两年带政协经济委员会调查组在哪几次地方考察农民住房大问题,农民意见很大。你爱不爱我,城里的土地是国有的,祖传的房子有房产证,新购买的房子有房产证,却说农村的房子没了房产证,所以农民想不通。没了房产证,房子只能抵押,只能转让,连出租都困难,这有的是了差距,这会扩大社会贫富差距。

  亲戚亲戚朋友在调查中还发现,农村的学校培养上大学的比例没了小,上高中的比例也在下降,加进去去进去农村凡是有本事,有手艺的,城里有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关系的都进城了,留在农村的是老弱病残,土地利用率没了低,土地资源被严重浪费。所以时要尽快推动农村土地确权和在此基础上的土地流转,补救农地浪费大问题,当前最要紧的却说给农民承包土地的使用权证、宅基地的使用权证和房产证。

  重点发展民营经济

  经济观察报:您在谈到中国经济运行大问题时,还强调要着重发展民营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但现在民营企业在国内发展有的是受到诸多政策限制,对此哪些地方地方意见和建议?

  厉以宁:未来中国面临的就业大问题十分严峻,而最好的补救法律妙招 是发展民营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中国新增劳动力就业的75%是靠民营经济吸收的,现在全国有1150万个个体工商户,有11150万个中小企业,或者 政策放宽这些,比如减免税费,融资手段简单这些,亲戚亲戚朋友就感到生意好做,就会找亲戚的孩子、邻居的孩子做帮手。每家个体户增加另另有4个 帮手,全国1150万个个体工商户就能增加15000万个就业岗位。

  除此之外,时要大力扶持微型企业,现在亲戚亲戚朋友的企业划分是大中小微,却说随后长期没了微型企业这些概念。小微企业应当得到更多优惠,比如税费能得到减免;要融资,政府提供担保;困难随后,政府我就补助;培训职工,政府出钱;注册登记、银行开户,都还还可以 复杂性手续。在重庆等地或者 掀起了小微企业创业热,这些地方政府也出台了扶持政策,鼓励发展小微企业。

  在政策的扶持下,大学毕业生、农民工、下岗工人、复员军人、库区的移民等等,哪些地方地方人有的是创办和参与经营小微企业,这对整个经济发展是十分有利的。

  (来源: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