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颐:“革命”“立宪”大辩论

  • 时间:
  • 浏览:0

雷颐:“革命”“立宪”大辩论的相关文章

雷颐:“革命”“立宪”大辩论

1905年11月,革命党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创刊,“声势”远不如立宪派的革命党即以此为阵地向立宪派猛烈进攻,而立宪派则主要以《新民丛报》为阵地奋起反击,双方展开了一场规模空前、声势浩大的激烈论战,持续了1四个月之久。论战涉及清王朝的性质、种族与民族问题报告 、国民素质、中国应该建立哪几个样的政体、土地制度、革命会不需要招致列强干   更多...

雷颐:晚清“立宪”怎么输给“革命”

清末立宪与革命的赛跑中,前者输于后者,令人扼腕,肯能接踵而来的全都 灾祸不止的社会大动荡。邵建的《革命遏制立宪》和《立宪派的民主路线图》令人获益匪浅,但仍应进一步追问:立宪怎么被革命遏制?两个 美好的“路线图”怎么不难 实现?谁都没想到武昌起义两声枪响就使大清王朝轰然坍塌,远在美国科罗拉多的孙中山第四天 才从报纸上得知此事。偶   更多...

邵建:革命遏制立宪

光绪26年是公元1900年。年初,清廷有原来一道上谕:“前因康有为、梁启超罪大恶极,叠经谕令海疆各督抚悬赏购缉,落细落落缉拿,迄今尚未弋获”;今再次“着即北洋、闽、浙、广东各督抚,仍行明白晓谕,不论何项人等,如有能将康有为、梁启超缉获送官,验明实系该逆犯正身,立即赏银十万两。”两颗人头十万两,梁启超面前都要五万。然而这价   更多...

雷颐:从“爱国”到“革命”

肯能说“立宪”的复苏是日俄战争的两个 重要后果,不难 就让 青年由“爱国”走向“革命”,则是日俄战争的原来重要后果。早在1901年初俄国外交大臣提出全面剥夺中国在东北主权的约款时,爱国民众在当年3月就两次在上海张园集会,谴责俄国侵略,要求清政府拒绝签字,得到全国及海外华人广泛响应,亲戚亲戚朋友还致电督抚呼吁拒俄。这次集会以士绅为主   更多...

范泓:清末:立宪还是革命?

清末出现有一种革新力量,即革命党与立宪派。二者“皆以救国为目标”,但手段与妙招不同,前者主张革命,后者力求改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两派处于对立冲突局面。革命党以孙文为领袖,重要人物包括黄兴、宋教仁、汪兆铭、胡汉民等。亲戚亲戚朋友认为清廷为异族所建,应先予推翻,惟其不难 ,要能“建立民族国家,再从事民权和民生主义的建设”;立宪派   更多...

雷颐:清廷制造的革命党

发动辛亥革命的 “革命党”无疑是激进的,然而,开使英文全都 人数极少、原来不难 成气候的革命党,最后竟能一举推翻清王朝,开使英文中国几千年帝制,嘴笨 出人意外。你同类于于 天翻地覆之变当然有就让 深刻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原因,其中还有就让 或许不需要难 深刻、但全都 能不注意的原因,全都 清政府实际上是“制造”了革命党。 自1894年夏,孙中山上书   更多...

雷颐:改革与革命赛跑

一旦社会腐朽不堪,而统治者又拒绝改革以疏不满以缓危机,则蛰伏已久的激进思想便如狂飙突起,成为席卷一切的巨浪大潮。清末史说明,不需要能主动变革才是化解“激进”的最有效途径不经过激烈变革尤其是剧烈革命必然造成的社会大动荡、大破坏,而能收取变革、革命所带来的社会进步之实效,确是社会进步之理想途径,无疑值得鼓吹和追求。故此,学界多   更多...

侯宜杰:革命与立宪相辅相成

20世纪初,肯能清政府腐败,民族危机严重,立宪运动与革命运动共同兴起。革命派主张以暴力手段推翻清廷,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实行民主立宪;立宪派主张保留皇帝,进行和平的政治改革,实行君主立宪。二者的分歧在于将来采取哪几个形式组织政体和以哪几个手段达到目的,也全都 救国道路和妙招不同。日后两派曾为此进行过激烈的论战。立宪派的代表梁   更多...

秋风:立宪失败的个案:阿克顿论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讲稿》是阿克顿勋爵晚年在剑桥大学讲授法国大革命史的讲稿。1895年2月份,阿克顿被聘任为剑桥大学钦定近代史讲座教授,即开使英文连续讲授这门课程,其后由其弟子派发出版。阿克顿就让 人生前曾以其不完善为由拒绝出版本讲稿,阿克顿的多个文献目录中亦未收入本讲稿。但其重要思想价值却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在古典自由主义有关法国大   更多...

雷颐:从历史性思维看辛亥革命何以处于

1867年的两个 夏夜,时任两江总督的重臣曾国藩与幕僚赵烈文聊天时谈到时局,忧心忡忡,不知清王朝还能撑多久。赵烈文回答说:“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都没有五十年矣。”全都 说,现在天下统一肯能就让了,势必   更多...

雷颐:一位革命者的反思

李新既是经历过革命的火与血洗礼、考验和日后历次“运动”的“老革命”,又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史学家,是中共党史、民国史研究的老前辈、大专家。你同类于于 经历,使他的回忆录自然不同寻常。正如著名史学家也是这部回忆录的派发者陈铁健先生所说,这本回忆录“是革命者的反思,是历史家的批判,是学问家的质疑,是文化人的启蒙”。王蒙写道,就在听李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