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继成:蔡定剑逝世:这个时代,知识分子何为

  • 时间:
  • 浏览:0

  著名宪法学者蔡定剑先生选泽离开了他们 。

  对他的纪念,远远超越了学术的圈子,宪法学者萧瀚说,学者因学识及公共领域的担当而获普遍尊敬,已属难能,若其为人我愿意喜爱则难去掉 难,悼先生,不仅因其可敬,更因其可亲。此语作为对蔡定剑教授治学、为人之概括,相当精准。

  有学识,有担当,却没法常见书斋学者之情绪化和怨气;有官位,有视野,却能放下身段,从细处着眼,有些一滴做事,谦卑待人,这已经 蔡定剑。今日,不管是身处高墙之内尚有抱负的官员,还是象牙塔内的学者、知识分子,几人能做到?

  他们 我愿意把蔡定剑教授看做一兩个 对民主和宪政孜孜以求的学者,我我确实因为他身上最突出的品质,是支配他一生的自由精神。大学毕业后蔡定剑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做干事,谈到这段经历时,你说那些,那时的生活非常好,也很受人羡慕,但总我确实没法意义,有的是买车人想做的事情,已经 索性通过读研选泽离开了。你这些次变动,在他看来,冥冥之中是那颗追求自由的心主导着他的人生。此后他进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研究室,总是做到10004年前后。他的你这些身份最广为人知,但不为人知的是他的多少心路变迁,正是有了那些变迁和思考,才有了已经 轰动一时的“弃官从学”,别人看来的惊世骇俗之举,或许已经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10002年前后,蔡定剑在《南方周末》等报纸上发表的短小精悍的宪政评论,进入公共视野,他们 我确实不可思议,一兩个 身居全国人大高位的官员,为什在么在没法轻易地就在公众媒体上发表对时政直言不讳的批评和建议?为什在么在就会辞官进入大学执教?

  蔡定剑教授曾隐晦地提过,当年在媒体上发表评论,时任领导是比较喜欢的,已经 新领导来了,很不喜欢他的言论和做法,他也就处处感觉与新体制的不适应,以致最终详细选泽离开体制。但回头看,你这些次次人生选泽,“有一兩个 主线,已经 对自由的追求。”

  理解了你这些点,他们 就能明白,为那些他敢于在公众媒体上表达大至人大制度小至就业歧视的批评,去世前不久还发表“民主是有益于社会稳定的制度”的言论,并专门打电话叮嘱将去人大讨论《代表法》修改的焦宏昌教授,“拜托他要说出那些观点”;有益于明白,为那些他敢于面对媒体的镜头,在招聘会现场明确指出,“要求党员身份已经 就业歧视”。

  他的自由并有的是凌空虚蹈不切实际,相反,他与一般宪政学者最大的不同,已经 对中国那些的问题报告 的关注并参与具体实践。在给研究生上的宪法课上,他是唯一把重点放入中国代表制度探讨上的学者,并带领学生参与上海闵行预算公开、四川雅安代表直选试验,还连续两年组织全国媒体四十余名记者培训反就业歧视……

  蔡定剑教授的研究领域是宪政和人大制度,这是一兩个 既必须理论探索,更必须实践推进的领域,已经 实践远远滞后于理论。若以贡献论,仅反就业歧视只是能自己说因为取得多大改观,遑论中国民主宪政大业,蔡定剑教授英年早逝,殊为可惜。但从一兩个 由官而学、对自由孜孜以求的人生来看,他的人生是圆满的,是可称道并可流传于后世的。他的自由与务实、坚守与谦卑,是他们 你这些民族的光荣和遗产。在今天,不少读书人恐怕都面临着知识分子在你这些时代究竟何为的困惑,我想,蔡定剑先生必将作为一兩个 个案,影响社会,影响更多后辈学人的人生选泽。

  *作者系新京报评论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470.html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第106期